3月14日,烏克蘭克裡米亞自治共和國總理阿克肖諾夫在新聞發佈會上回答記者問題。當日阿克肖諾夫在克裡米亞首府辛菲羅波爾召開新聞發佈會,介紹相關公投情況。克裡米亞自治共和國議會6日突然通過決議,決定在本月16日提前舉行關於確定共和國地位的全民公投。中新社發 王修君 攝
  中新社哈爾科夫3月15日電 題:公投前探訪哈爾科夫:“最糾結”的烏克蘭人
  中新社記者 賈靖峰
  15日,是烏克蘭南部克裡米亞公投前的“沉默日”;而烏克蘭東部,工業城市哈爾科夫的“公休日”又起喧鬧。
  烏內務部15日證實,哈爾科夫親俄者與民族主義者14日夜間再次發生流血衝突,槍擊致2死5傷;市中心自由廣場每天仍有人用喇叭高喊口號;哈爾科夫州政府呼籲市民在未來幾天保持剋制,並稱將採取措施應對過激挑釁行為;為防萬一,哈爾科夫州法院更提前決定,3月16日當天全面禁止群眾集會。
  克裡米亞公投一日,不僅是烏克蘭西部利沃夫、中部基輔的輿論焦點,也深深觸動東部哈爾科夫的神經。中西部、南部民眾聲音各有所趨,而哈爾科夫卻呈現“最糾結”的內心。
  3月1日,這裡曾發生過更激烈的衝突,約2萬示威者稱“聲援俄羅斯”並攻擊政府大樓,此後示威活動仍間歇發生,主題演化為“實行聯邦制(地方獲得更多權力)”,12日,記者探訪哈爾科夫,卻見市容平靜。
  哈爾科夫主要的集會地——市中心“自由廣場”矗立著巨大的列寧雕像。12日下午,這裡僅有不足20名示威者,有人舉著“挺俄”標誌,有人在散髮資料。“工作日人就少,周末公休日,你就能看到這裡很多人”,廣場上一名示威者說。
  與基輔的集會者幾乎“眾口一詞”相比,哈爾科夫的“糾結”如此明顯:
  在廣場上的寥寥十多人中,記者聽到了完全不同的聲音。一個戴著貝雷帽的“大鬍子”說,烏克蘭南部和東部歷來與俄羅斯依存度高,他完全支持克裡米亞乃至哈爾科夫的親俄行動;旁邊一個中年男士立刻表示了異議,他認為烏克蘭東部、南部親近俄羅斯涉及的不僅是政治問題,最重要的這將給烏克蘭東、南部和俄羅斯本身都帶來社會和經濟問題。
  哈爾科夫人的“糾結”,不僅在於人群的爭執,還在於個人的內心。
  “歐盟標準太高了,就偏向俄羅斯;俄羅斯要求得多了,又倒向歐盟。就像一個足球,一時踢向東,一時踢向西”,“自由廣場”邊一家餐館的服務員安德烈說,“眼下的問題是,基輔當局在作出決定的時候,沒有考慮到東部和南部人的利益”,於是,南部克裡米亞要求加入俄羅斯,東部哈爾科夫則要求獲得“聯邦主體”的權力。
  什麼是第一位的呢?統一還是各自利益?安德烈答:統一自然最好,但也要尊重地方的利益。
  “自由廣場”旁邊,是國立哈爾科夫大學,在此工作的一位女士的途經廣場,她停下來作了一番簡短表態:希望國家統一,但又不認同現當局的合法性。
  在哈爾科夫的採訪僅有短短約三小時。啟程時的一個片斷卻令人難以忘懷:
  從基輔到哈爾科夫,記者乘坐了烏克蘭的“Express”高速列車,儘管準時發車,哪知一路停頓,這趟原本4個半小時車程的“高速列車”足足開了6小時。近期烏克蘭媒體熱議的話題之一是,基輔當局正努力籌資改造鐵路軌道,烏克蘭軌距為蘇聯標準1520mm,而歐洲是1435mm。事實上不僅是鐵軌,其他系列生產標準的改造,都費思量,陷兩難。
  列車向東還是向西?也許不只是哈爾科夫人的“糾結”。(完)  (原標題:公投前探訪哈爾科夫:“最糾結”的烏克蘭人)
創作者介紹

新電視

ml44mlben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